墨如歌眼皮一跳,心裡咯噔了一下。

那時候墨如歌和室友打賭,因此去追求程懷,一個月追到手了,在一起三個月之後覺得對方很是無趣,因此提出了分手。

可程懷卻動真情了,他卑微的說:“是我哪裡做得不好嗎?我改。”

墨如歌將真相告訴了他,並且說了狠心的話。

“程懷,我追求你不過是和室友打了個賭,看看我能不能將高冷的校草追到手罷了。”

“我不喜歡你,你一窮二白,根本配不上我墨氏大小姐的身份,我這三個月對你不過是玩玩而已,這是分手費。”

她給了他十萬塊錢,隨後墨如歌就出國了,兩人一刀兩斷,從此再也沒有聯絡更冇再見。

似乎程懷也回憶起了當年的事情,他站起身來,走到了墨如歌的麵前,一雙眸子滿是戾氣,下一秒,將人推到沙發上,抬手狠狠捏住了墨如歌的下顎。

“墨如歌,玩弄我三個月,你說,你該付出怎樣的代價?”

墨如歌的臉被掐得有些生疼,對上的陰沉的視線咬著唇道:“程懷,當年是我不對,我現如今已遭受到報應了,求你高抬貴手放了我吧。”

“嗬,這還不夠。”程懷冷笑了一聲,下一秒,竟然拿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,輕輕的劃過墨如歌的臉龐。

“毀了你這張最在乎的臉如何?”

墨如歌緊緊的攥著手指,身子微微的顫抖了一下。

瘋子!

就在這時候,邊上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程懷看著她,冷聲道:“接,開擴音。”

看著他還在玩弄著手中的刀,墨如歌也不敢不從,拿出手機接聽,對麵傳來了帶著笑意的男音。

“墨小姐,我是江俞白。”

墨如歌的手頓時攥得更加緊了。

江俞白,他是墨氏的死對頭,這一次墨氏出事和父親墜江的事情背後絕對和他有很大的關係。

“你有什麼事嗎?”墨如歌冷聲開口問道。

那頭的江俞白低笑了一聲,“墨小姐,聽說你們還欠了銀行十個億,我是來幫你的,隻要墨小姐陪我玩玩,我替你將十個億還瞭如何?”

“滾。”

“墨小姐真是不識好歹啊!你猜,這十個億繼續拖欠下去,你會有什麼樣的後果?坐牢?哈哈哈哈。”

墨如歌瞳孔一縮,變態!都他媽是變態。

還冇迴應,電話猛然被程懷掐斷。

墨如歌眼眶微紅,那神色之中帶著一絲無奈。

“程懷,你也看到了吧?如今想要對我落井下石的人很多,不缺你這麼一個,你若還是不滿,行,我這張臉你要是想毀了就毀了吧!”

她閉上眼睛,眼角的眼淚滑落了下來,一張楚楚可憐的臉龐讓人看起來很是心疼。

墨如歌聽見砰的一聲,睜開眼睛,隻見那刀被他扔到了桌子上。

他嘴角勾起一絲薄涼的笑容,然後扯唇開口道:“我改變主意了,你這張臉,毀了倒也可惜,江俞白的想法倒挺不錯的......”

墨如歌眼神一頓,隻聽見程懷再次說道:“墨如歌,十個億,我替你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