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

在尹新月的電棍驅趕下,林天玄被趕下了一樓。

看著掉在地上的內衣,尹新月又幻想林天玄猥瑣的模樣,頓時內心一陣惡寒。

她撿起地上的內衣丟進垃圾桶裡,轉身回到了自己的臥室裡,將房門緊緊鎖了起來。

這一夜,尹新月在床上輾轉反側,遲遲都不能入睡。

而林天玄則是睡得很香,一覺睡到了大天亮。

當他走出房間的時候,發現客廳裡坐著一個人。

正是尹新月的父親尹振興!!!

而尹新月則是坐在尹振興的身邊,一張俏臉緊緊地繃著,宛如一座冰山一般,渾身上下散發著冰冷的氣息。

看到林天玄走出了房間,尹振興冷聲喝道:“過來!”

林天玄剛坐到了沙發上,就聽到尹振興拍茶幾的聲音。

“砰!”

尹振興怒氣沖沖地吼道:“林小子,你好大的膽子!”

“尹叔叔,昨晚的事其實是有誤會......

不等林天玄把話說完,尹新月打斷他的話:“我都親眼所見,你還想要狡辯?”

“砰!”

尹振興又猛拍了桌子一下,斥喝道:“我尹振興的女兒金枝玉葉,不是你一個山裡的窮小子配得上!”

“林小子,你給我記住了。”

“昨晚的事情是最後一次,你若是再敢越雷池半步,我定然讓你灰飛煙滅!”

威脅!

又是明目張膽的威脅!

尹振興又打開了公文包,拿出一份檔案放在茶幾上:“還有,你和新月隻是逢場作戲,錦繡集團5%的股份不屬於你,趕緊在合同上麵簽字!”

林天玄倒是無所謂。

彆說是區區錦繡集團5%的股份,就是整個錦繡集團都入不了他的法眼。

反正,就當做報恩了。

想到這兒,林天玄執筆簽下名字。

尹振興拿起了檔案,起身就要離開:“新月,我馬上去處理股份的事情,你自己在家小心一點。”

“過幾天,我會安排一個女保鏢跟在你身邊。”臨走前,尹振興仍不忘再三囑咐,他說話的聲音很大,似乎是故意說給林天玄聽的。

“爸,我知道了。”

目送著尹振興開車離開後,尹新月纔回到了屋子裡。

看到坐在沙發上的林天玄,她的俏臉充滿了厭惡,轉身徑直上了二樓,給閨蜜白詩雲打視頻電話,吐槽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。

視頻另外一頭是一個瓜子臉的漂亮女人,穿著一身十分性感誘人的蕾絲睡衣,一雙雪白的大長腿讓人看得眼直晃。

得知林天玄半夜偷內衣的事情後,白詩雲也是惱火不已:“哼!一個癩蛤蟆也妄想吃天鵝肉,簡直是厚顏**啊!”

“新月,咱們晚上不是有賽車活動嗎?”

“你直接把他帶出來,見識一下我們有錢人的興趣愛好,狠狠打擊一下他的自尊心,讓他知道他和你之間的差距!”

聽得白詩雲的建議,尹新月覺得有道理。

掛斷了視頻電話後,她直接走到樓梯口,朝著客廳看了一眼。

林天玄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,電視上麵是最新的軍事時事。

一個土包子!

還看什麼軍事時事!

尹新月一臉鄙夷,說道:“林天玄,晚上你跟我出門一趟。”

林天玄抬頭看向了尹新月,好奇問道:“去哪?”

“我幾個朋友約我出門,剛好帶你去見識一下世麵。”說完,尹新月轉身返回了自己的房間。

見識世麵?

林天玄苦笑一聲,總覺得事情冇那麼簡單。

傍晚。

尹新月冇有開那輛火紅色的法拉利,而是開了一輛炫酷的梅賽德斯奔馳,帶著林天玄出門了。

冇過多久,車子停在了狼牙山的山腳下。

狼牙山位於蘇杭市西部,也是蘇杭市最有名的環山賽車道,曆屆賽車比賽都在這裡進行。

在山腳下,有一個金碧輝煌的酒店。

車來車往。

香風陣陣。

梅賽德斯奔馳停在了酒店門口的停車場,林天玄跟著尹新月下了車。

迎麵走來了一個身材高挑、長相精緻的女人。

正是尹新月的好閨蜜——白詩雲。

今晚的白詩雲穿著一條低領的白襯衣,下半身搭配一條短得不能再短的短褲,將凹凸有致的嬌軀展現得淋漓儘致。

特彆是白淨的肌膚,以及性感筆直的大長腿,讓不少男人紛紛側目。

可這些男人看到白詩雲冷漠高傲的表情,以及所開的蘭博基尼,紛紛打消了幻想的念頭。

白詩雲朝著尹新月走過來,笑著說道:“新月,你又變漂亮了啊!”

“詩雲,你彆貧嘴了。”

“我哪有貧嘴,明明就變漂亮了嘛!”

白詩雲摟著尹新月的細腰,目光卻在林天玄身上打量一番,滿臉鄙夷道:“你就是林天玄?”

林天玄伸出了手,想和白詩雲握手:“你好!”

“哼!”

白詩雲甩了林天玄一個臉色,冷哼道:“林天玄,我們上層社會的圈子,你一輩子都擠不進來。”

“希望你有一點自知之明,不要對新月有任何非分之想,否則你會付出慘重的代價。”說完,白詩雲拉著尹新月進入酒店。

林天玄明白了。

這哪裡是見世麵,分明是鴻門宴啊!

自從昨晚的誤會發生後,先是尹振興來下馬威,又是尹新月的閨蜜擺鴻門宴。

大城市的女人果然不好對付啊!

不過。

他林天玄就是越戰越勇,區區鴻門宴算不了什麼。

想到這兒,林天玄邁步跟上了尹新月。

很快,三人上了酒店三樓。

推開一個小包間的門,幾個公子哥和千金姐聚在一起,一個個珠光寶氣、意氣風發,彰顯著富貴和地位。

“新月、詩雲,你們可算是來了啊!”

為首一個公子哥站了起來,朝著兩人打了一聲招呼。

這個公子哥是尹新月的追求者之一,張晨皓。

尹新月看到了張晨皓後,一雙柳眉當即微微一蹙,用僅兩人可以聽到的聲音說道:“詩雲,你怎麼把他喊來了?”

“新月,人家張少可是賽車錦標賽的季軍,保證能給林天玄進行全方麵的打擊。”白詩雲得意洋洋地說道。

“......”

對於張晨皓這個紈絝子弟,尹新月並冇多少好感。

張晨皓看到尹新月身後的林天玄,眼神不由地冷了幾分:“這位是......”

白詩雲看了林天玄一眼,鄙夷地介紹道:“他就是那個林天玄!”

聞言,張晨皓的臉色才緩和了一些。

在他的眼裡,林天玄就是一隻不起眼的螻蟻,隨時都能用一根手指頭輕鬆碾死。

“來者是客,加個位置。”

待一行人落座後,張晨皓熱情地介紹道:“新月,你有所不知,這家酒店被一夥法蘭西人收購,已經全麵改成了法餐廳!”

“據說,這家法餐廳的味道十分正宗,你可要好好嘗一下味道啊!”

張晨皓打了一個響指,動作十分瀟灑:“服務員!”

隨即。

包間的門從外麵推開,走進一個高挑性感的美女。

碧眼黃髮。

婀娜多姿。

這可是正兒八經的法蘭西美女範兒。

在座的公子哥們看傻了眼,一個個目不轉睛地盯著法蘭西美女,目光一刻都不願意移走。

這些公子哥玩過不少女人,可正兒八經的法蘭西美女,他們還冇嘗過味兒呢!

法蘭西美女走進了包間,雙手將菜單遞給張晨皓。

張晨皓半靠在椅子上,接過了法蘭西美女遞來的菜單,開始用蹩腳的法語點餐。

說是蹩腳的法語,可還混淆著英語。

這種奇怪的發音模式,在不懂行的人裡顯得很高階,可在法蘭西美女的眼中,卻顯得有些搞笑。

可這些人畢竟是客人,法蘭西隻能微笑著麵對,從對方蹩腳的法文中分辨想要點什麼。

張晨皓點完了菜後,將菜單甩給林天玄,語氣輕佻道:“我們這些人吃飯的規矩,想吃什麼自己點,不會點就什麼都彆吃!”